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持續購入長園集團股權

格力集團是“踩雷”還是“慧眼”?

珠海市國資委曾否決收購

在長園集團已公告子公司涉嫌業績造假、公司內部紛爭不斷的過程中,格力集團依舊入股長園集團,有何考量?

 

p73  插圖:《中國經濟周刊》見習美編 孫竹

 插圖:《中國經濟周刊》見習美編 孫竹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周琦 | 北京報道

編輯:謝瑋

編審: 張偉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11期)

因格力集團持續購入長園集團(600525.SH)股權,距離舉牌僅一步之遙,長園集團成為市場關注的熱點,股價5月30日、31日連續兩日漲停。然而,5月31日晚間長園集團發布公告稱,公司涉嫌信披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6月3日,長園集團以跌停開盤,雖然此后跌停很快打開,但股價一直在5%的跌幅附近振蕩,尾盤又一路走低。至下午3點收盤,長園集團股價報收5.85元,下跌7.29%。

業內人士分析,長園集團被證監會立案調查,很可能與其子公司長園和鷹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長園和鷹”)涉嫌業績造假有關。

此外,長園集團還公告稱,長園和鷹前董事長、總經理尹智勇涉嫌挪用資金、職務侵占,警方已決定對其刑事立案。

早在5月12日,上交所就向長園集團下發了多達23個問題的問詢函,但長園集團至今仍未就上述問詢函進行詳細回復。

在長園集團已公告子公司涉嫌業績造假、公司內部紛爭不斷的過程中,格力集團依舊入股長園集團,有何考量?《中國經濟周刊》向格力集團發出采訪函,截至發稿時未收到任何回復。

格力集團距舉牌一步之遙

5月29日晚,長園集團發布《長園集團關于股東一致行動協議到期相關事宜的提示性公告》。這份原本只是介紹藏金壹號等29名股東一致行動協議到期的公告,卻因前十大股東中出現了格力集團旗下兩家公司的身影,而受到市場關注。

該公告的前十大股東名單顯示,珠海格力金融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格力金投”)和珠海保稅區金諾信貿易有限公司(下稱“金諾信”)均位列其中。

其中,格力金投持股4715.25萬股,持股比例為3.56%;金諾信持股1849.02萬股,持股比例為1.40%。這兩家公司是格力集團旗下全資子公司,即格力集團已合計持有長園集團4.96%的股份,逼近5%的舉牌線。

而在長園集團2019年一季報中,前十大股東中,與格力集團有關聯的公司只有金諾信一家(持股比例1.40%)。也就是說,格力集團在2019年4月1日至5月29日期間,悄然買入了長園集團3.56%的股份。

作為國內知名企業,格力集團的“風向標”效果明顯。5月30日、31日兩天,長園集團連續收獲兩個漲停板。

其實,這不是格力集團第一次盯上長園集團。2018年5月16日,長園集團發布公告稱,格力集團提起要約收購,涉及長園集團總股本的20.00%,約2.65億股,要約收購價格為19.80元/股,所需資金總額為人民幣52.46億元。

不過,一個月后,這起要約收購即終止——格力集團的實控人珠海市國資委不同意格力集團報送的收購方案,該起收購就此擱淺。

“自曝家丑”稱子公司業績造假

格力集團對長園集團可謂“鐘情”。此前,多家媒體在報道長園集團被證監會立案調查時,使用了“格力集團‘踩雷’”的說法。不過,從長園集團的公告看,此次格力集團收購長園集團的股份時,應已知曉長園和鷹涉嫌業績造假。

去年12月25日,長園集團突然“自曝家丑”,其子公司長園和鷹或存在業績造假。

長園集團發布公告稱,在對長園和鷹的3個智能工廠項目進行現場走訪發現,安徽紅愛項目僅有部分設備處于運轉狀態,山東昊寶、上海峰龍項目處于停工狀態。

這3個智能工廠項目于2016年度確認營業收入1.69億元,2017年度確認營業收入3.07億元。而截至2018年12月25日,3個智能工廠項目僅回款7453.58萬元,且全部為2016年底以前回款。

長園集團稱,長園和鷹設備銷售業務存在客戶嚴重超期未回款及累計退貨金額較多的現象,公司已經聘請律師進行全面調查。

2019年5月27日,長園集團發布2018年年報及關于前期會計差錯更正及追溯調整的說明,稱子公司長園和鷹原管理層涉嫌智能工廠項目的業績造假,分別調減 2017 年、2016 年營業收入3.14億元、1.7億元。同時,由于客戶無付款意愿,且發往客戶現場的貨物預計可收回金額幾乎為0,調增2017年、2016年營業外支出2.69億元、4573.10萬元。

調整后,2017年度、2016年度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分別減少了2.63億元、8518.41萬元。

長園集團稱,長園和鷹原管理層還通過與國內客戶簽訂虛假合同、與部分海外客戶簽訂虛假合同及提前確認收入方式虛增業績,存在銷售費用跨期核算、截留政府補助款項、重復確認收入、少計提房租等情形。

對2017年、2016年長園和鷹的報表進行追溯調整后,長園集團對長園和鷹在2017年、2016年計提了9.94億元、3.62億元的商譽減值準備,同期歸屬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也相應減少9.94億元、3.62億元。

再加上對子公司中鋰新材、長園深瑞等公司的業績、費用調整,長園集團2017年的凈利潤減少了13.63億元,由此前的12.14億元調整為-1.49億元;2016年的凈利潤減少了5.85億元,由此前的7.06億元調整為1.20億元。

在兩年內減少的19.48億元凈利潤中,長園和鷹占據絕大部分——僅計提其商譽就吃掉了13.56億元,加上減少的營業收入和幾乎無法收回的貨款等,長園集團損失17億元以上。

5月12日,上交所向長園集團下發了多達23個問題的問詢函,長園集團5月25日公告稱,將延期回復。截至6月4日,其仍未就上述問詢函進行詳細回復。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致電長園集團董秘辦,但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李嘉誠撤資后,陷入股權爭奪“混戰”

公開資料顯示,長園集團是國內最大的熱縮材料供應商,在電子、汽車和高鐵用熱縮套管的銷量位列中國第一、世界第二。曾吸引過李嘉誠、郭廣昌的關注,李嘉誠旗下公司還一度成為其控股股東。

長園集團招股書顯示,長和投資1996年進入長園集團的前身,以其2400萬元債權轉為出資,占股51%。截至2000年,長和投資出資3576.53萬元,占股62.67%。2002年,長園集團成功IPO上市,長和投資持股下降至46.93%。

長和投資正是李嘉誠旗下企業。曾經,長園集團是李嘉誠在內地控股的唯一一家A股上市公司。

此后,長和投資逐漸減持所持長園集團股份。東方財富Choice數據顯示,2008年至2014年,長和投資在二級市場大宗交易減持長園集團股份24次,累計套現23.15億元。再加上清盤時轉讓股權的收入4.52億元,通過對長園集團的投資,李嘉誠旗下長和投資出資約6000萬元(編者注:長和投資曾在二級市場上增持過長園集團)即獲收益至少27.67億元,收益超過45倍。

長和投資撤出后,長園集團成為無實控人公司,引來諸多資本爭搶。

長和投資在長園集團的最后一筆股權轉讓發生在2014年,接盤者是郭廣昌的復星集團。

2014年6月4日,復星集團接手長和投資持有的2.55%的股份后,持有長園集團的股份達5%。不過,之后長園集團迎來了一場激烈的“控制權爭奪戰”,復星集團不僅未繼續大規模增持,反而在一年后撤出。

有業內人士認為,沃爾核材(002130.SZ)創始人周和平與長園集團管理層的這場“控制權爭奪戰”,是復星集團“腳底抹油”的導火索。

公開資料顯示,周和平此前曾在長園集團工作。離開長園集團后創立沃爾核材,同樣主營熱縮材料,在業務上與長園集團存在競爭關系。

2014年5月28日,周和平及一致行動人持股占長園集團總股本比例超過5%。至當年7月1日,周和平及其一致行動人持股比例已達27.45%。

不過,長園集團顯然不希望被周和平控制。

2014年底,長園集團諸多高管參與的“藏金壹號”持有長園集團股權上升至5.13%。與此同時,吳啟權等長園集團高管團隊也持有不少長園集團股票。(編者注:“藏金壹號”與吳啟權等人在2017年簽訂一致行動人協議,彼時共占長園集團總股本的24.21%。)

至此,以周和平為首的沃爾核材系、以吳啟權為首的長園集團高管團隊,成為長園集團內的兩大陣營。

2015年5月15日,長園集團發布公告稱,復星集團已清空公司全部股權。

周和平與長園集團高管的爭奪,持續了4年。格力集團的半路殺出,又給這場爭奪戰增添一絲未知性。

有業內人士猜測,“藏金壹號”等29名股東一致行動協議到期后未再續簽,是否意味著長園集團高管團隊已“放棄抵抗”?格力集團此時大舉入股,又是否有“接盤”之意?

家電行業分析師劉步塵則認為,轉讓格力電器股權、增持長園集團,是格力集團為了擺脫對格力電器的嚴重依賴,從另一個側面培育集團增長點。

一名珠海市國資委人士此前也向媒體透露,格力集團未來可能會變成投資平臺,根據自身研判做相應的決策,通過管資本的角度去改良。

長園集團6月1日公告稱,格力集團此次增持為財務投資,截至目前不謀求上市公司控制權,是基于對長園集團未來發展前景的信心和公司市場價值的認可。


2019年第1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1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双色球一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