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廚房 > 正文

機構推出全國50城租金收入比排名:北京、深圳、三亞租房“痛苦指數”位列前三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王紅茹│北京報道

諸葛找房數據研究中心近日發布了一份全國50座城市的租金收入比報告,該報告以整租一居室價格和合租單間價格作參考,將50個城市的租房“痛苦指數”直觀呈現。

租金收入比一般指房租與個人可支配收入的比值,它等于人均住房租金除以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

50座城市的租金收入比大致分為三檔:

最高的是北京、深圳、三亞、上海,都超過了90%。也就意味著,如果在這些城市收入剛好只達到人均水平,那么基本上也就只夠用來付房租。

第二檔是50%到90%之間,分別為杭州、廣州、大連、重慶、哈爾濱、成都、西安、南寧等17個城市。

剩下的都是50%以下,屬于租房痛苦指數相對較低的區域,主要是鄭州、長沙、廈門、蘇州、武漢等城市。

租房“痛苦指數”:三亞比肩北京、深圳

此次發布的50城租金收入比排名,特別注明所引用的房租為2019年4月數據,收入為2018年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在第一梯隊中,租金收入比在90%以上的城市共有4個:北京(97%)、深圳(93%)、三亞(92%)和上海(92%),排在前兩位的是北京和深圳。由于三亞和上海數據相同,參考“合租單間租金收入比”數據,三亞(63%)比上海(44%)高出19%,所以,被排在了第三位。

超過90%的租金收入比意味著,如果在這4個城市租房,收入基本上只夠用來付房租了。

北上深作為一線城市,多年來房租一直高企不下,租金收入比超過90%并不讓人感到意外。相反,三亞的房租收入比甚至比一線城市廣州還高出了27%,三亞的“合租單間租金收入比”也在全國排名第一,這讓人感到意外。

中國社會科學院工經所研究員張世賢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分析,租金收入比是一個比值,起決定作用的不僅是租金,還有居民可支配收入。“三亞是典型的低收入高租金城市,之所以能夠沖入前三甲,不只因為租金偏高,還因為居民可支配收入偏低。”

數據顯示,三亞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北京、上海、深圳差了一大截。根據統計部門公布的2018年全國各省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數據,北京是62361元,上海是64183元,深圳是57543元,而三亞只有30487元。

西部城市房租偏高,西安“鶴立雞群”

進入租金收入比排名第二梯隊的城市共18個。東、西部近乎平分秋色。

東部城市7個:海口(72%)、杭州(66%)、廣州(65%)、南京(57%)、天津(55%)、徐州(51%)、珠海(51%);

西部城市7個:重慶(59%)、成都(59%)、西安(58%)、南寧(58%)、貴陽(54%)、蘭州(51%);烏魯木齊(54%);

中部城市1個:南昌(56%);

東北城市3個:大連(60%)、哈爾濱(59%)、長春(53%)。

其中,重慶、成都、西安、南寧等西部城市進入第二梯隊,也多少讓人感到意外。專家認為,除了人均可支配收入和東部相比有差距,西部幾個城市近年來房租水平明顯偏高也是主要原因。

上海易居房地產研究院近日發布了《2019年一季度50城租金收益率研究報告》顯示,西部城市租金收益率(編者注:指一套房屋的年租金收入與房屋價值的比值)也遠高于一線城市北上廣深,甚至高于一些中部城市)。

其中,西寧以3.7%的租金收益率排名第一,重慶(2.6%)、成都(2.4%)、西安(2.3%)均高于中部城市鄭州(2.2%)、武漢(2.2%)、合肥(1.9%),甚至高于一線城市廣州(1.9%)、北京(1.8%)、上海(1.8%)、深圳(1.6%)。

在上述幾個西部城市中,西安更是鶴立雞群,不僅房租水平明顯偏高,房價近幾年也在不斷飆升。

胡潤研究院2018年12月發布的《胡潤2018上半年全球房價指數》顯示,繼2017年房價漲幅68%全國排名第一后,西安在2018年又成為唯一一個進入全球房價漲幅前十的中國大陸城市。過去一年,全球房價漲幅最高的前50名城市中,有16個漲幅超過10%,第50名漲幅5.9%。受限購政策影響,中國大陸城市的房價漲幅明顯放緩。西安成為唯一一個進入全球房價漲幅前十的中國大陸城市,漲幅11.8%。香港、徐州、重慶和洛陽房價漲幅位列全球前20。

西安的房價漲幅之所以獨占鰲頭,在學者看來,跟西安近兩年發力的“搶人大戰”有關。“西安是較早通過過分降低落戶門檻來吸引人口的,從2018年的數據來看,西安樓市在經過‘搶人’后確實表現驚艷。當一個城市吸引的人口多了,自然會推動這個城市房價和房租上漲。”張世賢說。

28城租房“痛苦指數”相對較低

租金收入比排名第三梯隊共有28個城市,這些城市租房痛苦指數相對較低。在第三梯隊中,

東部城市有廈門、蘇州、濟南、青島、揚州、福州、石家莊、東莞、湛江、佛山、溫州、惠州、寧波、中山、南通、淮安、無錫、常州等18個,占去了第三梯隊的半壁江山以上;

中部城市有鄭州、長沙、武漢、合肥、太原,共5個;

西部城市有銀川、呼和浩特、昆明、桂林,共4個;

東北僅沈陽一個城市。

東部城市寧波和中部城市長沙或許已經嘗到了“租金收入比”相對較低的甜頭。

獵聘網日前發布的《2019年人才前景趨勢大數據報告》顯示,在2017年三季度至2018年四季度這6個季度中,全國中高端人才凈流入率排名前20的城市中,寧波僅次于杭州,以10.22%的人才凈流入率排名第二位,長沙緊隨其后,以7.53%的人才凈流入率排名第三位。

“從數據上看,寧波和長沙在全國性的‘搶人大戰’中的優勢比較明顯,這些城市在房價上的溫和走勢功不可沒。”張世賢說。

編輯:陳棟棟

編審:張偉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何穎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双色球一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