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袁仁國被“雙開”!在茅臺43年,從制酒工到一把手

自從袁仁國從茅臺集團“裸退”那一刻開始,關于其是“功成身退”,還是“晚節不保”的爭論,就從未停歇。

46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攝

(《中國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攝)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侯雋 | 北京報道

責編:張燕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10期)

5月22日下午,據貴州省紀委監委網站消息,日前,經中共貴州省委批準,貴州省紀委省監委對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原副書記、原董事長、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長袁仁國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了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經查,袁仁國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將茅臺酒經營權作為拉攏關系、利益交換的工具,進行政治攀附,撈取政治資本;大搞權權、權錢交易,大肆為不法經銷商違規從事茅臺酒經營提供便利,嚴重破壞茅臺酒營銷環境;大搞“家族式腐敗”;轉移贓款贓物,與他人串供,對抗組織審查。違反組織紀律,不如實報告個人有關事項。違反廉潔紀律,違規從事營利活動,非法獲取巨額利益;大搞權色、錢色交易。違反國家法律法規規定,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涉嫌受賄犯罪。

5月23日,據高檢網消息:袁仁國涉嫌受賄一案,由貴州省監察委員會調查終結,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經貴州省人民檢察院指定管轄,由貴陽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日前,貴陽市人民檢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賄罪對袁仁國作出逮捕決定。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此時,距離袁仁國被免去茅臺集團董事長職務,正好過去了一年。

曾表態茅臺酒和腐敗沒有聯系

自從袁仁國從茅臺集團“裸退”那一刻開始,關于其是“功成身退”,還是“晚節不保”的爭論,就從未停歇。

今年63歲的袁仁國在茅臺一直是傳奇與爭議相互交織的人物。他在茅臺工作43年,從一線制酒工一步步登上茅臺集團一把手的位置,在其執掌貴州茅臺的18年里,在內一路反超五糧液,在外超越全球酒業巨頭帝亞吉歐登頂“全球酒王”。

但是,另一方面,袁仁國一手締造的營銷體系,也恰恰成為經銷商貪腐問題滋生的溫床,目前袁仁國時代的多位茅臺高管先后被查。

自2018年5月袁仁國卸任之后,與他相關的痕跡或明或暗地被逐漸抹去,茅臺原有的經銷商體系接連遭遇“大清洗”。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貴州茅臺共有533家經銷商被取締。

“一瓶難求”的茅臺酒一直以來都被當作身份的象征,甚至一度被冠上了“腐敗酒”的帽子。2016年,袁仁國在反腐專題片《永遠在路上》中接受采訪時曾回應道,反腐敗讓茅臺活得更好。

在茅臺集團官網轉發的報道文章中稱,袁仁國在采訪中的表態,既彰顯了作為社會公民的茅臺對于國家反腐工作的支持,又表明了自己的態度:茅臺酒跟腐敗沒有聯系,茅臺酒也從來不是,也更不想成為“腐敗酒”。

多名貴州省內官員因茅臺被查

今年1月17日,貴州省委辦公廳、省政府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嚴禁領導干部利用茅臺酒謀取私利的規定》。其中明確提出,領導干部嚴禁有五個方面的行為:本人、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參與茅臺酒經營活動;利用職權或者職務上的影響,為其他特定關系人獲取茅臺酒經營資格、增加茅臺酒銷售指標、倒賣茅臺酒提供便利;違規審批茅臺酒經營權;違規收送茅臺酒;其他違規插手、參與茅臺酒經營的行為。

此外,《規定》還指出,領導干部要教育管理好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嚴禁其利用本人職權或者職務上的影響參與茅臺酒經營活動。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過去兩年,僅貴州省內,就有數名落馬官員和茅臺酒有關。

2019年4月23日,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宣判貴州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長王曉光受賄、貪污、內幕交易案,對王曉光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4年,并處罰金人民幣300萬元。

王曉光被中紀委定性為“德不配位,寡廉鮮恥”,鮮為人知的是,王曉光也是茅臺的“忠實粉絲”。

據媒體報道,王曉光很愛喝酒,且只喝年份茅臺。每當有酒局時,王曉光都會吩咐下屬,給他準備一箱酒。飯局結束后,箱子里經常還剩四五瓶沒有開封的酒。這時,王曉光會交代,把沒喝完的酒放汽車后備廂,讓駕駛員平時喝一喝。實際上,酒大多被王曉光運回家中。

在喝茅臺的同時,王曉光還賣茅臺。

據媒體報道,王曉光辦了4張酒類專賣證書,在貴陽開了4家名酒專賣店,交給家人打理。他自己負責“貨源”,由家人進行銷售。名酒專賣店生意清淡時,他還授意下屬去自家店采購。王曉光邊收邊賣,將巨額利益收入囊中。值得一提的是,業內人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在王曉光落馬前的半年內,其妻將家中上百瓶名貴白酒倒入下水道,希望掩蓋腐敗證據。據估計,僅僅王曉光夫婦倒掉的白酒就價值數十萬。

據媒體報道,在王曉光落馬期間,紀檢部門曾將袁仁國從其家中“請去”談話,主要了解其與該副省級干部的有關情況,其間問出了袁與茅臺多家經銷商輸送利益的問題——據消息人士透露“涉及的利益金額驚人”。

再如,2017年5月26日,貴州省紀委通報稱,畢節市委原常委、副市長羅建強嚴重違紀,受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通報中指出,羅建強在兩年時間里收了26瓶茅臺酒。其中2瓶是茅臺年份酒、24瓶是國宴茅臺酒。

此外,還有一個細節值得關注,就在袁仁國辭職一個月后,他的搭檔及助手——茅臺集團原黨委委員,貴州茅臺原副總經理、財務總監譚定華被查。

據公開資料顯示,2006年至2015年,譚定華已被查實利用職務便利,先后為10多家公司成為茅臺集團的茅臺酒經銷商、供應商等提供幫助,收受財物3460多萬元以及200克金條一根。

茅臺酒又被稱為“液體黃金”,作為白酒行業的絕對龍頭、資本市場的超級明星,貴州茅臺原本穩穩上揚的股價,最近一直下跌,5月22日收于888元,比最高峰跌落近百元。


2019年第10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10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崔曉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双色球一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