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新聞 > 時評 > 正文

中國經濟時評:地方為什么要淡化GDP增速目標?

適度淡化GDP增速目標,可以為高質量發展營造相對寬松和有利的環境。

《中國經濟周刊》特約評論員 葛豐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3期)

春節前,地方“兩會”陸續召開,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今年的工作目標任務也陸續公布,其中一個很明顯的趨勢性變化是,不少地區主動下調了本轄區GDP增速目標,有些省份將增速目標設定在了某個區間,甚至還有個別省份,不再提出明確的GDP增長數字。

適度淡化GDP增速目標,可以為高質量發展營造相對寬松和有利的環境。因為高質量發展是一個涵括民生改善、社會進步、生態效益等豐富內涵的多元目標體系,在這個目標體系中,保持一定的GDP增速雖然也很重要,但是如果把這根弦繃得太緊,以至于脫離實際過度求快,甚至把發展簡單化為GDP增速決定一切,就可能影響到其他目標齊抓共舉,甚或對其本身,也會產生能否持續的問題。

站在新時代歷史點位,GDP增長“快”與“好”之間的抵牾越來越顯著,因為隨著原有增長方式邊際效應遞減,再加上中國已逐步進入工業化中后期,要素投入中的自然資源和人力資源也開始逼近供給上限,故而在此情況下,若要繼續“硬性”實現GDP增速高目標任務,唯一的辦法就是進一步加大資本投入力度,但是這種往往由行政主導下的投資沖動,很容易致使低水平重復建設大量出現,而企業利潤率的惡化,則更不利于職工收入水平以及消費支出的增長。于是,這就又一次構成下一輪更大的結構性失衡的起點,更難以內生出技術水平提升以及經濟結構優化。

中國是一個大國,由于信息傳導鏈條太長等客觀因素,各級地方政府及官員在轄區經濟社會發展中的作用非常突出。這種情況下,如果自上而下的政績考核體系中,過度注重GDP增長短期指標,那么地方政府間橫向競爭逐漸衍生出的結果之一,就是地方政府通過實施或維持各種形式的行政性壟斷,不恰當地庇護轄區內企業以增進本地GDP產出與財政收入。

這種看似局部的行為扭曲經過疊加放大,也會在宏觀上影響到經濟增長的質量維度。譬如說,市場分割破壞了市場自發的均衡機制,因為被選中或被保護的企業與產業,往往不需要充分考慮市場需求、結構及變化趨勢的不確定性,甚至不需要為自身錯誤的決策承擔風險與損失,因此,這些企業與產業很容易在集體錯誤預期支配下,陷入到產業同構、產能過剩、產品/技術不適用等背離比較優勢的陷阱中去。

再如,近年來各界對生態環境質量的重視程度越來越高,但是如果不能使地方政府及官員走出唯GDP增速論英雄的老套路,就很難根除地方政府漠視(甚至縱容)轄區企業轉嫁污染成本的內在傾向,無法應對環境保護客觀面臨的“公地悲劇”深層次挑戰。

因此,適度淡化GDP增速目標不代表中國經濟要走下坡路,而是為了給高質量發展營造更寬松適宜的有利環境。這是一種適應新時代特點與要求,主動采取的有為舉措。

 


 fm

 2019年第3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劉冰倩)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双色球一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