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阿里騰訊如何把數據貢獻給“信聯”?

2月22日,央行官網公告欄里僅有一行表格的簡短信息,宣告我國信用社會即將來臨。該公告顯示,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的個人征信業務申請已獲央行許可,其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任職資格也獲得核準。該公司就是業內一直俗稱的“信聯”。這是央行頒發的國內首張個人征信牌照,有效期3年。

55 視覺中國

視覺中國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宋杰 | 上海報道

責編:周琦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9期)

2月22日,央行官網公告欄里僅有一行表格的簡短信息,宣告我國信用社會即將來臨。

該公告顯示,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的個人征信業務申請已獲央行許可,其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任職資格也獲得核準。該公司就是業內一直俗稱的“信聯”。這是央行頒發的國內首張個人征信牌照,有效期3年。

對于阿里、騰訊等公司旗下的征信機構來說,這是一個重要的日子——正式被國家隊“收編”,意味著以往“在支付寶里可借錢、可賒賬、免押金,但在微信錢包里卻沒有信用”的情況,將隨著“信聯”的出世而消失。對于金融市場來說,有了“信聯”,銀行或者民間金融機構的信貸信息將被監管層全面掌握,有助于監管層實施更精準的政策調控。而對于個人而言,“失去信用,將失去一切”的說法或將成為現實。

九股東聯手為14億人信用“畫像”

根據央行公布的信息,“信聯”正式名稱為“百行征信有限公司”(下稱“百行征信”),注冊地為廣東省深圳市,聚焦于個人征信業務,注冊資本10億元。現任匯達資產托管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朱煥啟擬任百行征信董事長。

除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持股36%外,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騰訊征信有限公司、深圳前海征信中心股份有限公司、鵬元征信有限公司、中誠信征信有限公司、考拉征信有限公司、中智誠征信有限公司、北京華道征信有限公司8家企業分別持股8%。

從上述8家持股8%企業的主營業務不難看出:芝麻信用可以借助淘寶、天貓、支付寶的交易記錄,來判斷個人或商戶的信用;騰訊征信則可利用社交工具和微信支付記錄等信息判斷個人信用;深圳前海征信,可以依托平安集團數以億計的企業和個人客戶及其在平安銀行、平安保險的記錄來征信;鵬元征信可以通過身份認證、個人反欺詐分析、貸中風險監控為用戶畫像;中誠信的信用報告則涵蓋身份、教育、職業、通信、司法等維度;考拉征信通過社交關系、交易行為、履約能力等為個人畫像;中智誠則通過個人信用活躍度、信用歷史、身份特質等判斷個人信用;華道征信則有消費信貸信息共享平臺出具個人信用報告。

換句話說,這8家企業掌握各個側面的信息整合起來,中國14億人的信用畫像,基本眉目清晰。

公開信息顯示,百行征信最主要服務對象為從事互聯網金融個人借貸業務的機構,他們也是信用信息的主要提供者,此外還包括銀行等從事放貸業務的傳統金融機構、公檢法與金融監管等相關部門、個人信息主體、從事征信和反欺詐服務的第三方符合資質要求的機構等。

當前,銀行卡領域和線上支付清算已分別有銀聯和網聯兩個聯合組織。不過,提供個人征信服務的“正規軍”只有央行征信中心及其下屬的上海資信公司。有經濟學家曾指出,央行征信等數據主要來源于金融機構,在互聯網信息上存在不足;從數據結構來看,央行征信中心更多是結構化數據。

央行征信管理局局長萬存知曾表態稱:“個人征信平臺不應該太分散,數量不能太多,要少而精、少而強。”

據悉,“信聯”將是與央行征信中心平行的機構。百行征信主要在網絡借貸等領域開展個人征信活動,與央行征信中心運維的國家金融信用信息基礎數據庫形成錯位發展、功能互補的市場格局。

業內人士認為,個人征信牌照的下發,利于將央行征信中心未能覆蓋到的、銀行貸款以外的個人金融信用信息歸納在一起,實現行業的信息共享,有效降低風險成本。

灰色征信業務可逐步合法化

為什么要成立“信聯”,以往我國的征信系統不夠用嗎?

網貸之家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月底,我國P2P網貸行業歷史累計成交量達到64421.4億元。然而,中國傳統金融機構在提供個人消費信貸方面長期缺位,導致很多個人借貸數據“流落民間”。中國銀行業協會發布的《中國銀行業產業發展藍皮書》顯示,截至2017年8月31日,在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收錄的9.3億自然人中,僅有4.6億人有信貸記錄。

大數據不良資產清收服務平臺“資易通”有關負責人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很多民間借貸機構、非銀行貸款機構有強烈的征信查詢需求,但沒有辦法查詢人行征信,這部分客觀存在的個人征信市場需求長期以來游走于黑色或灰色地帶之間。“百行征信的建立有助于解決互聯網金融領域的信息分割問題,可以緩解行業中的信息孤島效應,有效遏制‘過度多頭借貸’‘詐騙借貸’等亂象,促進互聯網金融行業健康有序發展。”

一名業內人士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介紹,現在市面叫征信公司的企業很多,不叫征信公司卻做認證業務的企業也有不少,這些公司基于自身企業的優勢做場景,為未來的市場開拓和市場主體的規范提供了基礎。“直接倒賣數據或傳輸數據的算黑產,黑產的主要提供者為不正規的催收公司,或者可以接觸到大量客戶信息公司的內鬼,而可以將數據標簽化對外提供服務的非持牌機構,都算灰產。以一個正規的民營貸款機構為例,他們的征信服務依賴芝麻分(灰)、電商數據庫(黑、灰)、正規金融體系內流出的客戶數據(黑)和客戶自己提供的網銀賬號(灰)、電信服務商賬號(灰)等。有了‘信聯’,灰色部分便可以逐步合法化。”

打通征信信息鏈任重道遠

互聯網安全服務SAAS平臺漏洞銀行CEO羅清籃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打造一個健全的征信體系會涉及個人多方面的行為數據,勢必要建立強大的征信數據庫進行征信數據的維護和管理,其中就存在大量的個人隱私數據和安全風險。“任何信息系統都會存在安全漏洞,黑客如果發現‘信聯’數據庫的漏洞,將很可能造成大量個人隱私數據的泄露。‘信聯’成立后,最需要優先做到的就是信息安全保障工作。”

除了央行征信,如何結合移動互聯網、通信運營商、同業黑名單、終端客戶消費記錄大數據等多維度覆蓋的數據源,打造有別于傳統征信的新型征信機構,成為目前很多公司和機構正在努力的方向。

花蝦金融CEO段念認為,按照監管要求,現在網貸行業在備案后需要把借款和逾期等數據提交給監管機構指定的平臺,這些數據可以作為借款人個人征信的基礎數據。但是從目前的狀況來看,這一政策仍然會以區域為中心執行。“現在P2P備案是以地方金融辦為中心來進行。所以,對于借款用戶的個人征信、還款記錄,包括逾期黑名單等,我認為區域性、由下往上的可能性更大。至于在什么時間節點上會由上往下變成統一的系統,包括有沒有可能在P2P備案完后就接入央行系統,目前來看還較難判斷。”

前述業內人士接受《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采訪時分析,由于“信聯”體系龐大,打通信息鏈有很大難度,涉及平臺互通、信息交互、數據源的清洗、模型調整適配等一系列復雜工程,不可能是簡單的“冷拼”(冷盤拼盤)。“此外,每家公司都有各自的數據價值,尤其是阿里和騰訊,他們數據積累最多,貢獻也多,但是這8家企業都占8%的股份,一些比較小的公司會獲得較大益處,但對阿里和騰訊來說就顯得比較‘吃虧’,所以利益的分配也是個很大的問題。”

“大頭們”真的能夠把數據貢獻出來嗎?“這就要看帶頭人了。畢竟馬云曾說過,只要國家需要,支付寶可以立即上交給國家。”該業內人士說。

芝麻信用給《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的回復稱,芝麻信用非常榮幸與多家機構一起,在央行的帶領與指導下,成立百行征信。芝麻信用希望運用自己的技術能力,與各家機構一起,協力做好百行征信,從而推動中國個人征信的市場發展。騰訊互聯網金融相關負責人則表示對此不予置評。

57

——————————————————————————————————————

《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9期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2018年第9期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何穎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双色球一些技巧